臭老戚

世界还太新,很多东西还没有名字,要陈述必须用手去指。

它值得拥有。原因是,它不具有丝毫的侵略性,在维持着茶汤柔和与甜润的同时,还能将蜜香,果香与花香,恰到好处地柔和在一起,香气复合,立体,令人沉醉。当然你不用考虑它的回甘与厚度,那是一款上好的蜜香红茶的不可或缺,还有,它的耐泡度与6泡后的烤红薯感,都让人赞。

喜欢这色泽

尽管经过多年的做茶生涯,他对这些已是司空见惯,但这回仍像年轻时面对一个女人的胴体一样感到双膝发软浑身震颤。

玻璃壶浸泡绿茶是相当不错的,毕竟绿茶对水温要求不高,又能观赏叶底。

音乐随身听:

爱是恭敬、倾慕、赞赏和仰视,不是肮脏伤口上的绷带。但是,他们不知道这一点。最混乱地谈情说爱的是那些从未体验过爱的真谛的人。他们总是制造一些来自于同情、怜悯、蔑视、漠然的脆弱和痛苦,并且将之称为爱。

——安·兰德《源泉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作为凤凰单丛的始祖,自香型茶之后就一直不受关注,只在潮汕地区,依旧是老茶客的青睐。很多人认为水仙跟单丛没有关系,说水仙是水仙,单丛是单丛,其实并非如此,单丛是从水仙群体中挑选那些优良的单株品种,且具有独特的香气,再单独加工制作。在早期的分类中则为:“单丛”,“浪菜”,“水仙”。

水仙为有性系的品种,乔木型,在一些山场依旧存在很多老丛和古树,也有些已经嫁接为香型茶类。


水仙的香味比较复杂,且制作时是不需做青的,其发酵程度跟生普也不相上下,相同也具备后发酵的能力,适合长期的存放不会返青。以前在当地也是屡见不鲜。为什么说水仙的香味会比较复杂?也是因为水仙具有多种香味,比如说不同海拔的茶场,不同树龄的茶种,不同年份的成茶,味道都大不相同。

茶种的不同,山场的不同,树龄不同,水仙有苦种,微苦,苦甜型,刚烈,树龄老的也会带有明显的青苔味,也是我们说的老枞味。山场海拔是决定山韵的特点,高山的韵味在水仙上也能表达的淋漓精致,气和味都融在茶汤里。也有些汤不苦且带有微甜。

比较让人容易接受的水仙,味不苦,香入汤,老枞味,和山韵味都需具备。口感要柔,汤感饱满有肉,香气挂杯持久,回甘会绵绵不绝,经久不散,出奇的耐泡是它最突出的特点,即使泡到味淡了,它的汤也始终都会饱满且带有丝丝甜甘,而不是水味。


古树级别的老枞水仙,在凤凰单地依旧存在,最原始的一种茶,依旧存活在凤凰的深山中,居功不自傲。




我想那一瞬,感动到触及到了自己人生经历的太多的酸甜苦辣。一壶茶,有味淡到味浓,又逐渐到味淡,恰如一个人的经历,但开始的味淡与尾水的味淡,其中的滋味又是根本不一样。
茶如人生,咂摸一下,有道理。
现在感觉与世无争,日子过得也散弹。

还有我感觉人一生,不要再在茶上耗费太多心思了。

每个茶叶都有自己的拥趸,原因似乎不用担心,因为每一款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。

如同微胖的美女在时尚圈正走红,骨感的超模特照样是主流,貌不美但气质佳的也绝对抢手,究其原因,环肥燕瘦各有所爱。

这世界倘只有一个选择与标准,无疑没趣的多。

我被困在这里太久太久了。也曾劝慰自己,如果还要待很久,就试着爱上这里吧。让一草一木,一景一物生出存在的意义。